首页 > 散文诗词 > 悦君歌 > 悦君歌目录 > 210.机关参透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加入书签  本书首页  收藏到QQ书签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210.机关参透 第一百九十八章

作者:兰芝    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
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    闻言, 周如水长指一颤, 明眸微眨,半晌, 才隔着帷帘清浅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女君今日睡得可沉了,奴唤您也唤不醒。”外头,听见了她的回应,女婢的声音愉悦至极, 顿了顿,又颇为亲昵地继续说道:“女君,咱们已到南城门前了呢!”

    “南城门?”周如水怔了怔, 她的手还在掐着自个的手臂,一拧,便疼得险些叫出声来。但听见南城门三个字, 她的叫声却吞回了咽中, 她的睫毛迅速地煽动了两下, 强忍着心颤从榻上直起身来,隔着帷幕, 半晌,才迫不及待地朝外唤了声:“阿英……”可是,阿英么?

    “奴在。”夙英茫然应诺, 她笑嘻嘻地恼道:“女君睡糊涂啦?今个可是奴当值呢!阿翠那丫头定还在廊下贪懒呢!”

    闻声,周如水愣了半晌, 咬着唇角缓了缓, 才淡声朝帘外道:“却是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异常的温柔, 那温柔叫夙英双脸一红,忽然就答不上话了。

    马车内,周如水怔了又怔,她微微仰起绝艳的小脸,不多时,眼底已是波光潋滟,满是泪光了。

    夙英在她幼时便一直伴在她左右,周灭族亡时,夙英更是为了救她,与她交换了身份,带着与她面容一般无二的人、皮、面、具,心甘情愿替她受了陵迟之刑。

    马车外,夙英自不晓得车中的主子已换了乾坤。见周如水无甚声响,她顾盼一周,又朝车中轻快地说道:“女君,今日秦元刘峥可是要风光无限了呢!如今,众家族的马车聚集在此都快要堵住城门了!他们定是听了女君夸秦元刘峥的赞言,都想一睹刘峥的风采了!这样一来,刘峥的才名定会远播!他也该晓得您的好了!”

    夙英声声都是喜悦。车内,周如水却恍若未闻,昨日总总都好似一场梦,她伸手揉了揉脸,又照着手臂狠狠地一掐又是一掐,仿佛只有刺痛感能叫她知道,这一切,都是真的。直到手臂上白皙的皮肤被掐得通红,周如水才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她是从不信怪力乱神的,这次第,却不由地苦笑了一下。她竟真的没有死!时光,竟真的为她倒转了!

    浴火**后,周如水以为自个死了。原来死亡的模样,便是落进一间潮光水雾般的屋子里,时间不会流动,她不会饿,不会困,不会老,也出不去。她被困在里头,就像是笼子里的鸟,而且是只无人观赏,寂寞的孤鸟。她很痛苦,年少时她被关在深宫里。国灭后,她被关在刘峥府中。她一把火烧死了自己,仍是死在了牢笼里。死了死了,她以为她能见到父兄见到亲人了,却不想,她又被困在了笼子里,除了痛苦的回忆,除了每日都不停歇的心痛,她甚么也没有!

    何其可悲啊!

    却有一日,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隐隐的水波声。她惊讶地转过眸去,就见原本空蔼的白雾间,隐约透出了一道高俊优雅的身影来,她盯着看了许久,终于知道,那是个高瘦的儿郎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那儿郎都会出现,他会静静地立在白雾那头,好似是在望着她,又好似在望着别处。隔着雾霭,他施施然地立在烟笼间,看不清,摸不着,更没有声音,薄雾般如仙如梦。

    孤寂惯了,周如水有些恍惚,起初,她甚至以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。

    在那没有日出日落,没有春夏秋冬的日子里,时间仿佛过了很久,久到周如水腻味到将过往都回忆了千千万万遍,兀自傻笑的时候。皑皑白雾那头,却忽然传来个温柔的声音,他问她:“你因何而乐?”

    这气氛实在诡异,原来,竟真的有旁人就在她身侧么?他又看了她多久呢?

    许是寂寞久了,微诧后,周如水却未有半分后知后觉的不满,她大方地,脆生生地回道:“笑我人生步步路错,白废了一身好皮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笑又叹做何?”儿郎的声音柔和悦耳,犹如春风拂过画堂。

    “叹我蠢笨太过,生时感情用事,处处受人蒙骗,惹得亲者痛,仇者快。到死,也没甚么出息,伤不了仇人,却伤了亲人。”忆及王五,周如水又叹了一声,她到死都仗了她阿弟的势,她晓得,眼见了她的死,王五定会将凤阙之事公之于众,但他自个,可能安好么?

    想着,她低低地继续地说道:“直至今日,我都想将仇人千刀万剐,然而,我甚么也做不得,穷极性命,不过以死设了个陷阱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忒的轻浮恶毒,却又实在无奈。

    那儿郎却是轻轻地笑了,他温柔地晒道:“你竟还能想这些?”

    周如水亦是笑,隔着水雾瞧向他朦胧的身影,带着诱哄道:”总是无聊,自当寻些个事儿。吾名小周,足下何人?”

    “吾名子昂。”

    “空室寂寞,做个伴罢。”

    “甚善。”

    这以后,周如水终有了同伴,便是那皑皑白雾后只见得着身影的子昂。日子过着过着,过往的那些事,悲苦也罢,遗憾也罢,竟是都渐渐麻木了。

    他们对面不得相见却相识,不知根底却又是真相知。连绵日月,无境的岁月长河里,两人相依为伴,不提前尘往事,只谈天说地,偶尔再隔着水雾用言语对弈,日子倒也过得清苦又有滋味。

    于是,当子昂道:“小周,咱们出去罢。”时,周如水是诧异的,她只是嗤笑道:“出去?出哪儿去?咱们已经死啦!子昂,你莫不是闷疯了罢?”

    闻言,子昂也不恼,他摇首轻笑,声音飘忽而遥远,他无比认真地低低说道:“小周,此处并非地狱,只是“黄粱梦”罢了。“黄粱梦”乃夕瑶异术,生魂入内,可窥尽天机,预知后事。死魂入内,可逆改天命,重活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道,我还能活?”

    “然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才能活呢?”

    “置之死地,而后生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自裁么?”

    她的发上簪着朵掐丝累金缠枝牡丹飞白玉蝴蝶步摇,衣襟及腰间都镶满了珍珠宝石,随着她缓缓低头的动作,耳侧的金玉环佩也跟着叮咛作响。

    环珮声方才响起,外头便传来了女婢低低的询问声,她温柔轻缓地问道:“女君可是醒了?”

    闻言,周如水长指一颤,明眸微眨,半晌,才隔着帷帘清浅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女君今日睡得可沉了,奴唤您也唤不醒。”外头,听见了她的回应,女婢的声音愉悦至极,顿了顿,又颇为亲昵地继续说道:“女君,咱们已到南城门前了呢!”

    “南城门?”周如水怔了怔,她的手还在掐着自个的手臂,一拧,便疼得险些叫出声来。但听见南城门三个字,她的叫声却吞回了咽中,她的睫毛迅速地煽动了两下,强忍着心颤从榻上直起身来,隔着帷幕,半晌,才迫不及待地朝外唤了声:“阿英……”可是,阿英么?

    “奴在。”夙英茫然应诺,她笑嘻嘻地恼道:“女君睡糊涂啦?今个可是奴当值呢!阿翠那丫头定还在廊下贪懒呢!”

    闻声,周如水愣了半晌,咬着唇角缓了缓,才淡声朝帘外道:“却是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异常的温柔,那温柔叫夙英双脸一红,忽然就答不上话了。

    马车内,周如水怔了又怔,她微微仰起绝艳的小脸,不多时,眼底已是波光潋滟,满是泪光了。

    夙英在她幼时便一直伴在她左右,周灭族亡时,夙英更是为了救她,与她交换了身份,带着与她面容一般无二的人、皮、面、具,心甘情愿替她受了陵迟之刑。

    马车外,夙英自不晓得车中的主子已换了乾坤。见周如水无甚声响,她顾盼一周,又朝车中轻快地说道:“女君,今日秦元刘峥可是要风光无限了呢!如今,众家族的马车聚集在此都快要堵住城门了!他们定是听了女君夸秦元刘峥的赞言,都想一睹刘峥的风采了!这样一来,刘峥的才名定会远播!他也该晓得您的好了!”

    夙英声声都是喜悦。车内,周如水却恍若未闻,昨日总总都好似一场梦,她伸手揉了揉脸,又照着手臂狠狠地一掐又是一掐,仿佛只有刺痛感能叫她知道,这一切,都是真的。直到手臂上白皙的皮肤被掐得通红,周如水才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她是从不信怪力乱神的,这次第,却不由地苦笑了一下。她竟真的没有死!时光,竟真的为她倒转了!

    浴火**后,周如水以为自个死了。原来死亡的模样,便是落进一间潮光水雾般的屋子里,时间不会流动,她不会饿,不会困,不会老,也出不去。她被困在里头,就像是笼子里的鸟,而且是只无人观赏,寂寞的孤鸟。她很痛苦,年少时她被关在深宫里。国灭后,她被关在刘峥府中。她一把火烧死了自己,仍是死在了牢笼里。死了死了,她以为她能见到父兄见到亲人了,却不想,她又被困在了笼子里,除了痛苦的回忆,除了每日都不停歇的心痛,她甚么也没有!

    何其可悲啊!

    却有一日,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隐隐的水波声。她惊讶地转过眸去,就见原本空蔼的白雾间,隐约透出了一道高俊优雅的身影来,她盯着看了许久,终于知道,那是个高瘦的儿郎。

    一连几日,那儿郎都会出现,他会静静地立在白雾那头,好似是在望着她,又好似在望着别处。隔着雾霭,他施施然地立在烟笼间,看不清,摸不着,更没有声音,薄雾般如仙如梦。

    孤寂惯了,周如水有些恍惚,起初,她甚至以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。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散文诗词《悦君歌》连载于渴望小说,更多关于《悦君歌》内容, 请关注渴望小说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wxs.com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悦君歌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散文诗词 《悦君歌》(作者:兰芝)及有关此小说《悦君歌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悦君歌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悦君歌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兰芝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